草榴吧_撸啊撸网站_狠狠撸橙色影院_涩涩爱得得撸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aikol.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王之突击

时间:2018-01-14 看着密密麻麻的敌人呼啸着冲杀过来,左岛近仗剑而立,没有丝毫的动容。已经是鹰扬军团的第三次攻击了,设置在营垒前面的鹿角、地刺和蒺藜,也早已在鹰扬军团的前两次攻击中被清扫一空。
  由于柳琴儿带着主力部队离开,现在的清江大营里只留下了两万人马,所以负责留守大营的左岛近,实在没有多余的兵力来防守整个大营,面对着海鹰扬的鹰扬军团突然发动的猛烈进攻,根本就是顾此失彼,难以招架。
  在接到外围营垒被攻佔的消息后,左岛近便决定放弃前营,组织剩余的部队死守中军营地,一来中军营地的防御最为坚固,二来是因为受伤昏迷的于凤舞就在中军营地里面。
  随着攻防战斗的进行,现在左岛近手中唯一可以作为预备队的,就剩下他从帝都带来的一千名甲冑骑兵,但是他不想马上动用这一支部队,他要等到在最关键的时刻才使用。
  很快的,汹涌而来的鹰扬军团士兵进入了弓箭手的射程。
  「射击,不要让他们靠近!」
  无数的羽箭随着左岛近的一声令下,朝鹰扬军团的士兵飞过去,冲在最前面的鹰扬军团士兵立刻惨叫着倒地,但是更多的士兵还是踏着同伴的尸体迅速靠近了营垒。
  列阵在后面的鹰扬军团弓箭手此刻也推进到攻击範围内,在指挥官的大声命令下朝天龙军团的营垒射出带火的羽箭。
  早有防备的左岛近立刻命令士兵用沙土灭火,同时命令士兵将火油倒在营垒的前面地上,当鹰扬军团的士兵靠近之后,便立刻射出火箭,在自己的营垒前面形成一道火墙。
  熊熊燃烧的大火和密集的箭雨,让鹰扬军团的士兵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到营垒的墙壁之下,只有极为少数的攻击者能够冲过火墙,但是没有等到他们手中的云梯架上墙壁,便被从墙壁上砸下的石头打倒在地。
  突然,从鹰扬军团弓箭手的阵列之中窜起数条通红的火龙,呼啸着扑向营垒墙上守卫的士兵。由泥土和巨木垒成的墙壁发出轰然的巨响,火光沖天,防守这一段墙壁的天龙军团士兵从火光沖天的墙上直接跳了下来。
  「小心敌人的魔法士,射手营的人用强弩对付他们!」
  左岛近见状,立刻大声下令。因为倩公主带走了天龙军团的魔法士队伍,使得现在营垒之中找不出一个会远端攻击魔法的魔法士,所以面对鹰扬军团的魔法攻击,左岛近只有用射程相对较远的强弩来对付。
  受到强弩的威胁,能够使用大面积杀伤魔法的魔法士,很少有机会接近到可以施展其攻击魔法的距离。
  攻击和防守再一次僵持,鹰扬军团的这一次攻击最后还是以收兵结束。
  不过,火油也有烧尽的时候,熊熊燃烧的火墙终于还是熄灭了,只有滚滚的硝烟瀰漫在战场的上空。
  早已等候机会的鹰扬军团士兵随之展开了第四次的攻击。这一次,他们推出了刚刚搭建的投石车。
  抬着云梯和撞木的鹰扬军团士兵吼叫着冲上来,他们身后的弓箭手发射的无数羽箭则在他们的头顶上呼啸着飞过,被数十名士兵推动的投石车缓缓的进入到攻击的射程里。
  「快用火箭毁掉投石车!绝不可以让它靠过来!」
  左岛近大声怒吼着,随手挥剑打掉了朝他飞来的羽箭。
  天龙军团的弓箭手集中力量,朝鹰扬军团的投石车发射了一阵接一阵的箭雨。推车的鹰扬军团士兵被射成了刺猬,但很快就有新的士兵接替上来继续推车。而射在投石车的火箭,还没有等到引起大火,就被随车的士兵很快扑灭。
  巨大的石头被投石车射出,击中营垒的墙壁,泥土飞溅,墙壁一阵震撼。而不幸被厄运光顾的天龙军团士兵,则血肉化泥。
  十数部投石车集中发射,声势相当惊人,砸得营垒的墙壁也是坑坑洼洼,如果不是于凤舞当初建造时把营垒的墙壁造的特别厚,现在早已被打破了。
  正当左岛近集中力量应付投石车的时候,海鹰扬已经把魔法士集中起来,在重装甲步兵的掩护之下,靠近了营垒,然后同时发动魔法攻击。
  数十道粗大的闪电同时击中了营垒的墙壁,原本就已经被投石车砸的到处是坑的墙壁,再也经不起这样的一次猛烈魔法轰击。
  轰然巨响之中,烟尘沖天,营垒的墙壁终于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虽然左岛近命人立刻用石块进行封堵,但是几次封堵,都被鹰扬军团用投石车和魔法攻击重新打开,而且缺口变得越来越大。
  当投石车损失过半,魔法士也精疲力竭的时候,鹰扬军团的投石和魔法攻击终于停止了,而此刻天龙军团的营垒缺口足以通过三个并排的骑兵了。
  嗷嗷狂叫的鹰扬军团士兵朝着缺口冲了过去,但是这一次是一个手持大剑的巨汉和全身甲冑的骑兵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原来左岛近调来了充当预备队的甲冑骑兵,用他们严密的阵形和奋力的厮杀把这个缺口堵死了。同时,守在两边墙壁上的士兵,则不断将石头抛下来,竭力想把缺口重新填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
  海鹰扬看着自己的队伍一次次的冲向缺口,却又一次次的被赶了出来,而营垒墙壁上不断抛下的石块则慢慢填补着缺口,这让他忍不住心火上升。
  六万鹰扬军团的战士,连续四次居然都攻打不下只有万余人把守的营地,这其中固然有新近补充来的士兵战力不高的原因,但是对方防守的严密和强韧也是大大出乎意料的。
  「铁壁将军,果然是名不虚传。」
  从俘虏士兵的口中,海鹰扬已经知道自己现在的对手是左岛近,虽然自己突然的冲击攻佔了外围的营垒,并灭掉了外围近六千的守军,但对手的撤退显得十分有条理,也没有出现预料的惊慌,再想起左岛近在这两年来的战绩和表现,他不禁有些羡慕叶天龙拥有这样的良将。
  营垒的前面杀的无比惨烈,营垒的后面却是静悄悄的,十分安静。因为前面的情况吃紧,左岛近把大部分的士兵都调过去了,剩下把守营门的士兵,也非常担心前面战况。因此,当风尘僕僕的叶天龙和龙灵儿出现在营地的门口,顿时引起了一阵欢呼。
  「陛下回来了!陛下回来了!」
  正在浴血奋战的将士听到这样的欢呼声,也是精神大振,更加精神抖擞,近乎疯狂的拚杀,终于将缺口处的敌军赶了回去。营垒墙壁上的士兵也乘机抛下大量的石块,将缺口完全填满。
  左岛近趁鹰扬军团收兵的空隙,从营垒前面的墙壁处匆匆赶来。
  身上的盔甲全部沾满了血迹的他,还没有向叶天龙行礼稟报,叶天龙便挥挥手,道:「这里的情况我已经从士兵的口中知道一些了,你指挥的很好,所以接下来还是需要麻烦你。我和灵儿去看一下于凤舞元帅,然后就出来听从你的调遣。」
  左岛近微微一愣,随即便躬身行礼,沉声说道:「是,陛下。」
  到于凤舞的凤帐里看望了一下尚在昏迷之中的美女战神,叶天龙将「风之精魂石」小心的交给于凤舞的贴身金凤卫收藏起来,又嘱咐她们好好看护于凤舞。
  出了凤帐,就听见前面的战场上传来了震天的吶喊声,叶天龙和龙灵儿到前面一看,原来是海鹰扬亲自上阵,带领全军向营垒发起令人窒息的猛攻。
  因为接到了天龙军团的援军正在集结的报告,海鹰扬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便决定全力做最后一次冲击,只有拿下清江大营,他在高楼镇的损失就可以弥补过来。
  「一味的防守,是很难抵挡住鹰扬军团的猛攻了。」左岛近一边大声命令士兵拚死防守,一边下令让甲冑骑兵在营门处集结,「一定要出动反击他们一下,把他们的部署打乱才行。」
  「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叶天龙出现在左岛近的身边,望着集结在营门处的甲冑骑兵说道。经过刚刚在缺口处的浴血奋战,一千名甲冑骑兵已变成了八百名。
  「陛下,您怎么可以……」大吃一惊的左岛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天龙打断了。
  「我喜欢冲锋陷阵的感觉,尤其是现在这样的场面,我更要让我的士兵们知道他们为之战斗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左岛近的眼神闪过一阵激动之色,有这样疯狂的主君,虽然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但却也让人十分敬佩。他无声的低头,行了一个武将的军礼,然后就转身去继续指挥士兵做好防守的事情。
  「我需要无畏的勇士,无敌的战士。」
  骑马站在甲冑骑兵的前面,叶天龙大声的宣布道,一身黑色甲冑的他,背后插上了黑色的飞龙旗,显得又冷酷又神采飞扬。但是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他身边的龙族美少女,那一身特製的衣甲,透出她那玲珑有致的健美身材,加之修长雪白的大腿闪闪发光,让年轻的甲冑骑兵看的眼睛发亮,都有些神不守舍了。
  「告诉我,你们是我需要的吗?」
  「是!」
  甲冑骑兵们的热血开始沸腾,叶天龙要亲自带领他们杀出去,而且还有龙灵儿这样的龙族美少女和他们一起战斗,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燃起了无边的炽热火焰。
  蓦的,一阵急促而又充满了力度的琴声突然从队伍的后面传来,是月如弹奏出来的无上七絃琴音。
  她和晨月是在接到叶天龙的传讯后,从帝都赶来清江大营,準备使用「风之精魂石」救治于凤舞的,不料一到大营,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听说叶天龙要亲自带领甲冑骑兵冲阵,月如不禁有些兴奋的以琴声为他送行,充满了杀意的琴声有如风雷贯入甲冑骑兵的脑海,每一个人心中的疯狂执念瞬间被引发出来,每一双赤红的眼睛,燃烧的似乎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火焰。
  「很好,开门!」
  心中的杀戮和对血腥的渴望开始慢慢被琴声唤醒,叶天龙的双眼之中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他调转马头,大声对守卫营门的士兵下令道。
  营门尚开一半,叶天龙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长剑挥出,正冲到营门口的几个鹰扬军团士兵立刻被斩断,鲜血如喷泉般的喷出来。
  龙灵儿紧随叶天龙的后面,一记龙爪击出,迎面的数十名鹰扬军团士兵好像被龙捲风刮到一般,飞出去老远。
  没有想到敌人会开了营门冲出来,猝不及防的鹰扬军团士兵死伤惨重。抬着撞木和云梯的士兵纷纷丢下撞木和云梯,掉头就跑。
  浓烈的血腥味和战场上的硝烟味,给了叶天龙和甲冑骑兵更加强烈的刺激,虽然月如的琴声已经听不见了,但他们的脑海之中,却依然不断有琴声在迴旋。他们的眼睛之中都燃起了更加炽烈的赤红火焰,疯狂的近乎忘我的冲杀,在鹰扬军团的阵中製造了大量的伤亡。
  尤其是毫无近战能力的投石车、弓箭手和魔法士,一遇到叶天龙他们这样疯狂而可怕的冲杀,一下子便被冲乱了阵脚,而转身逃跑的他们更是成为叶天龙一行最好的杀戮对象。
  正在前面带领部队攻打营垒的海鹰扬发觉到自己的后方变故,见到天龙军团的骑兵居然在自己的阵中如入无人之境,不禁怒火沖天,在命令部下继续强攻营垒之外,他自己返身回来组织部队和敌人冲出来的骑兵交战。
  杀得火热的战场上,海鹰扬看清楚了居然是叶天龙亲自带领着甲冑骑兵冲杀,狂喜之余,不禁也暗自心惊。
  「拿下叶天龙者,封侯万户,赏万金!」
  一边设下重重的包围堵截叶天龙,慢慢减少他迴旋机动的余地,一边命人传令全军,激励自己的部下。
  海鹰扬知道这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只要在这里捉拿或杀死叶天龙,就能够完全改变整个法斯特的局势。
  解州城,东方军团克洛索斯的府邸。
  望着一个脸色发青的男人缓缓走进来,克洛索斯不禁有些怀疑,叶天龙是不是手下都没有人了,居然会派遣这样一个看上去很不健康,甚至都有点龌龊的男人作为他的使者。
  听说是叶天龙的使者前来求见,克洛索斯早早便让人在大堂上摆设了一口大大的锅,在里面放上满满的水,锅下面烧火到锅里的水沸腾,同时又召集了近百名身材魁梧的士兵,手持大剑,在大堂的两边排列,一直从堂下排到他的座位前面。
  本想给叶天龙的使者一个下马威,可是现在克洛索斯却有些后悔了,因为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让他感到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
  「计无咎,见到本将军还不下跪!?」
  随着克洛索斯的一声大喝,堂上所站立的士兵立刻拔出了大剑,同声喝道:「跪下!」
  声震屋宇,连墙角的粉尘都瑟瑟落下,大剑寒光凛凛,杀气慑人,但计无咎却是毫无所动,仅仅长揖一下,便挺身傲然而立。
  两边的士兵怒目抢出,手中的大剑左右架上了计无咎的肩头,「还不跪下叩见我家将军?」
  面对士兵的厉声怒喝,计无咎不禁微微一笑,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下,而是对克洛索斯道:「这就是东方军团的待客之道吗?」
  「客人?」克洛索斯冷冷一笑,「你看到下面那一口大锅了吗?如果你要作说客的话,那里就是你的位子。」
  计无咎大笑道:「外人都说东方军团的克洛索斯将军如何神勇,如今看来,实在是一个胆小鬼啊!」
  「你竟敢说我是胆小鬼?」克洛索斯的瞳孔微微一缩,眼露杀机,盯着计无咎怒声说道。
  「不错,你现在有这么多的持剑武士在身边保护,却还惧怕我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难道不是一个胆小鬼吗?」计无咎收起了笑容,十分镇定的对克洛索斯说道。
  克洛索斯冷冷的哼了一声,道:「笑话,我怎么会怕你呢?」
  「既然你不怕我计无咎,那又为什么担心我来作说客呢?」
  克洛索斯不禁微微一滞,转口喝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是来做说客的。」
  「将军大人你说错了,我今天并不是来做说客的。」计无咎凝视着克洛索斯,一个字一个字的缓缓说道:「我是来救你和解州的百姓。」
  「救我和解州的百姓?」
  克洛索斯瞪了计无咎半晌,突然出声喝退了大堂上的持剑士兵,命人给计无咎搬来了椅子,请他坐下。
  「先生为何说是来救我和解州的百姓呢?」
  计无咎反问克洛索斯道:「我想请教一下将军大人,现在解州城里的情况到底如何?」
  「市面萧条,很多人因为害怕而逃离了解州。」克洛索斯十分老实的回答道。
  「而将军大人起事之前呢?」计无咎继续追问道。
  「这个……」克洛索斯有些迟疑,那时赋闲在家的他自然是知道,虽然于凤舞夺取解州城时给解州城造成了不少的损失,但随后进行的治理和开发很快便让解州城变得充满了生机。
  「将军大人可知现在解州周围的形势吗?」计无咎突然转过话题,问克洛索斯道。
  「哼,叶天龙现在把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到清江州,现在解州附近根本就没有多少军队可以调动。」克洛索斯说道:「你来解州,还不是因为害怕我会出兵继续攻打周围的州城。」
  「非也,非也。」计无咎微微一笑,道:「可以请问一下,将军现在有多少可用的兵马?」
  「你问这个干什么?」克洛索斯有些警惕的问道。
  「现在解州城里总共只有八千名士兵,就连防守都相当紧张,如何能够出兵攻打周边城镇?就算大人你临时抓丁徵兵,也不可能马上形成多大的力量。尤其是解州的人已经品嚐过我们陛下治理时的好处,他们又怎么会甘心为将军大人作战呢?」计无咎毫不客气的道出克洛索斯的劣势和解州的虚实,「将军大人当时手握六万余勇猛之士,拥有整个解州的力量,都没有能够抵挡我们,如今这区区孤城寡兵,如何能够抵挡?再说,现今解州城的周边都已经是我们陛下的土地,庆计大人的军队离解州也不过三天的路程。」
  「哼,危言耸听,一派胡言。」克洛索斯话硬,气却有些短。
  「将军大人是明白人,自然知道在下所言并非虚妄。在下只怕当庆计大人的铁骑临到解州,到时候玉石俱焚,岂不痛惜。」
  「先生未免把庆计看的太厉害了吧?」克洛索斯颇为不服的望着计无咎。
  「将军大人有所不知,现今庆计大人的铁骑横扫离源、西唐和广夏三州,其兵锋所向,无人可敌。疾风将军之名,已然广为传扬。」
  计无咎正色对克洛索斯说道,同时从 怀中掏出一封密函,「在下来解州之前,曾去拜会将军大人的太夫人,这是她让在下带给你的亲笔书信。」
  克洛索斯的身躯猛的一震,恶狠狠的盯着计无咎,那眼光神情,似乎是要把计无咎整个吃掉一般。